新闻动态

拍摄羽生结弦12年、存图6万张,这位摄影师和他
佚名 2020-05-24

特别是,如果有一位摄影师告诉你,他已经拍摄某位选手12年,拥有独属于该选手的整整6万张图片的超级图库!其中绝大多数图片都是从未面世,只在这位摄影师面前展露出的表情、姿态的话。

在很多羽生结弦出现的场合,冰迷们都能看到这样一个很有存在感的“背影”。或者说,是后脑勺。

在2018年奥运连霸后回到平昌参加庆功游行上,这位摄影师更是成为唯一一位登上游行车,超近距离拍摄羽生结弦的摄影师。

他正是和羽生结弦一样来自仙台,自他12岁开始,就在连续拍摄花滑的,今年42岁的能登直。

说起来,能登直开始拍摄花滑,是来自非常偶然的机会。原本在家乡仙台从事广告摄影的能登直,2006年因荣获都灵冬奥女单金牌的荒川静香凯旋回家乡,而被邀请去拍摄图片。并且因此第一次接触花滑摄影。

就在次年,2007年的秋天,“全日青锦标赛”和“NHK杯”在仙台召开。这是能登直第一次在自己的家乡拍摄花滑比赛。也正是在这里,他第一次拍摄到了曾经在仙台当地新闻中看到过的,那位“天才少年”。

“当时我听说的是,他应该是年龄破格参加全日青的比赛的,但总之也搞不清所谓规则,看着那个少年就按下了很多次快门。”结果,那年的比赛中,羽生结弦得了第三名,登上了领奖台。

正是在表彰式前,能登直忍不住向站在少年身边的父亲搭话了。因为他意识到之前拍摄时熟悉的那个姓氏“羽生”,终于对上了熟悉感。

但这第一次拍摄羽生结弦的经历,对于能登直来说,还只是“拍摄了羽生老师的儿子,拍摄了同乡的skater”,当时并没有产生太大的意义。

是呀,谁成想,这位“老师的儿子”,后来也让拍摄花滑,成为了能登直想要为之奋斗一生的“命运般的事业”呢。

事后多年,当能登直已经成为花滑专项摄影师,拥有了6万张羽生结弦照片的“库存”后,能登直不禁这样感慨道:“如果全日青当时在其他城市召开,那我可能因为交通费的问题,很可能就不会去前往拍摄了,甚至于,不过是一个青年赛,当时会不会注意到这场比赛都不一定。”

现在的能登直,不仅仅是摄影师,已经成为“能够通过摄像头中呈现的样子,就能感受到他的状态如何”的似友似亲的关系了。

2018年平昌冬奥会前,是羽生结弦因上一年11月NHK杯上意外受伤,而消失在公众视线中整整3个月的黑洞期。能登直和大部分观众一样,也是在赛前的公开训练才看到他的。而透过取景器看到训练上冰的场景,看到他重新跳出第一个3A时,能登直就确信“(金牌)要到手了啊!”

而2014年的中国杯中,当羽生结弦意外发生相撞事故后,大家却发现能登桑手里抱着独脚架,但是相机却在手里拿着,没有拍照! 为什么没有拍呢?:“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想用肉眼亲眼确认,虽然拍了他从冰场被拉起来的时刻,但不知道本人看了会怎样想,只要这么一想,就觉得,即便是拍了,也不想公开这些照片…… ”

这样的关系是怎样形成的呢?固然有同乡、从小开始的缘分的关系,但更多的,是建立在彼此尊重、彼此敬赏、彼此关照的关系上的吧。

从能登桑的角度来说,羽生的年纪,自然是他的小后辈,但这位小后辈呈现出的姿态、对待花滑的态度、展现出的对花滑的极致追求,却让能登桑为之敬佩、喜爱。

“羽生结弦选手是很难拍的skater呢。他的表演中一个个技术元素当中几乎没有分界点,是非常流畅的,所以如果没有能找准拍摄时机,拍出来的照片看上去就很不理想。所以我们拍摄时必须好好地准备,瞄准拍照时机。其他的选手决胜姿势往往很明显(也很容易抓到),但羽生选手却很少如此呢。他可以说是考验我们摄影师爆发力和专注力的skater。”能登直始终认为,羽生是他拍摄过的最美、最值得拍摄的花滑选手,而越是拍摄羽生结弦,越是会思考,希望能拍摄出“可以传达选手本身是思考着什么而滑冰的呢?”

能登桑的辛勤工作,也得到了羽生结弦的高度信任。不仅在比赛中,羽生结弦的多项宣传海报等,也都交由能登直拍摄。我们所熟悉的,在仙台随处可见的家乡旅行宣传大使的海报~

而在赛场内外,能登直更是能做到:“接受独占取材,赛场上他拍选手电视台的摄影师拍他。工作时脸被设备遮住,羽生也能认出自己,会第一时间给到视线给到笑容(有时也是给到鬼脸)”的摄影师。

但是呢,也因为这种特别亲厚的关系,能登桑也越来越被羽生结弦当做自己“抖S”的S对象。他常常会在能登桑面前露出不会在别人面前露出的表情、动作。

以至于,每年去加拿大拍摄公开训练日时,能登直都会在给每个媒体的“专门拍摄时间”后一边摇头一边吐槽“哎呀,这样的照片没法儿用啊!”

能登直说“不能用”的图片是什么呢?就是各种撒娇搞怪做鬼脸的照片啊。比如这种,能登桑让他做别的造型,他却会突然作出棒球少年的样子的照片,恐怕是难得“可以用”的了。

但想到,在熟悉的摄影师面前,可以突然孩子气的羽生结弦,倒也是让人分外欣慰的。说起来,他搞怪能登桑的故事,还真是不少呢!

①2017年Faoi幕张的后台,能登桑说,想拍摄他和普皇的合照,yuzu说,我觉得和Jeff拍照比较好(好吧那就拍吧);结果到了Faoi神户站,能登桑又提议说,yuzu要不要和兰比尔一起合照?结果yuzu说,我觉得和普皇一起拍比较好……

② 2017GPF后,在回程的机场,能登桑和yuzu闲聊。能登桑给他看了自己拍的他的照片(没有公开的),一边看,能登桑一边说,“你看了我,你你是知道我在哪儿的吧?”yuzu回答说:“说什么呢!好像粉丝说的话哦!”

③几年前的一次,羽生对能登桑说,“现在不能拍照哦!”一边说,一边又指着相机说“你要拍我要跟老师(指羽生爸爸)打小报告哦!”

其实这样亲切的互动,整体现了两人的好关系。而且事实上,搞怪调皮之外的羽生,给能登桑的印象,除了冰场上的绝对霸气、极致的美之外,更是一个随和、从小到大在品格上一点儿都没有变过的孩子。

冰场外的拍摄,无论从背景还是什么,他几乎不会提任何要求;随着这些年人气的激升,公开场合虽然不太能的打招呼,但透过镜头,他的亲切全部都会传递出来;而且,从小到大,他对身边人、对冰场、对冰迷们的感恩、感谢,都没有任何变化。对谁都是关心着、温柔着。哪怕对于能登桑那在仙台之见过一面的2岁的儿子,他也十分牵挂着。

12年的拍摄,能登直记录着羽生结弦一步步从孩童,成为花滑王者;记录着小朋友从青涩到成熟的变化。

而能登桑直也同时记录了更多羽生结弦“不变”。不变的良善、不变的倔强、不变的感恩,不变的,对花滑一如既往的热爱。

技术支持:
0592-5688528
  • 手机:0592-5682689
  • 传真:0592-5688316
  • Q Q:3254769562
  • 邮箱:3254769562@qq.com
  • 地址:厦门市集美区杏林光明路11号
 
在线客服
微信关注